1. <label id="ruplq"><video id="ruplq"><optgroup id="ruplq"></optgroup></video></label>

    2. <code id="ruplq"></code>
            <acronym id="ruplq"></acronym>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思想理論 > 前沿理論 > 正文

          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指導中華文明探源研究

          編者按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時指出,經過幾代學者接續努力,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等重大工程的研究成果,實證了我國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提出文明定義和認定進入文明社會的中國方案,為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作出了原創性貢獻。要同步做好我國“古代文明理論”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研究成果的宣傳、推廣、轉化工作。本刊特邀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首席專家、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王巍撰文介紹考古工作者如何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指導中華文明探源研究,從史前時期的社會變化、中華文明起源形成發展的物質基礎、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的發展變化、底層民眾的社會地位變化、社會的階層分化等方面揭開中華文明起源的神秘面紗,書寫中華民族五千年“家譜”,并進而提出判斷進入文明社會標準的中國方案,以期對推進相關研究與探討有所助益。

          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時指出,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對中華文明的起源、形成、發展的歷史脈絡,對中華文明多元一體格局的形成和發展過程,對中華文明的特點及其形成原因等,都有了較為清晰的認識。作為一名從事考古發掘研究工作40多年的老考古人,我深感光榮和振奮。2016年5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強調,“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是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區別于其他哲學社會科學的根本標志”。結合自身的學術歷程和研究心路,特別是參與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切身感受,我深刻體會到,在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研究中,自覺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指導我們的研究,是取得豐碩成果、逐步揭開中華文明起源神秘面紗的一把鑰匙。

          文明起源是國際性的重大研究課題,幾代考古人薪火相傳,為之努力,取得了豐碩成果。在研究中,馬克思主義發揮了重要指導作用。20世紀50年代,英國著名考古學家柴爾德就是一位著名的馬克思主義考古學家,他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從生產力的發展入手,研究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提出“農業革命”“新石器革命”“城市革命”等一系列理論,在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中產生了深遠影響。在當前國際學術界對文明起源的研究中,馬克思主義仍然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很多研究古代社會的考古學家,包括一些著名學者,雖未宣稱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考古學家,但在實際的研究當中,往往運用或借鑒了馬克思主義的方法和觀點。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實踐也證明,無論時代如何變遷,科學如何進步,馬克思主義依然顯示出科學思想的偉力,依然占據著真理和道義的制高點。”關于這一點,我在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工作中有很深的體會。

          20年前,我接受科技部的委托,開始主持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從制定工程技術路線開始,我們堅持以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和立場觀點方法,研究中華文明的起源、形成與發展并取得了一系列收獲。

          文明起源研究是人類歷史研究中極為重要的課題。中華文明是四大原生文明之一,也是其中唯一未曾中斷、延續至今的文明。中華文明究竟有多長的歷史?中華五千年文明究竟是歷史真實,還是只是傳說或神話?文明起源、形成與發展經歷了怎樣的過程?導致這一過程的背景、原因、內在機制是什么?這些問題不僅是中國歷史研究至關重要的課題,也是涉及續寫中華文明家譜的重要工作,對于每個中國人、每位炎黃子孫來說,都是十分關心的問題。由于這一課題牽扯的內容非常復雜,涉及的方面很多,需要有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為指導。馬克思主義就是我們研究文明起源最有力的思想武器。

          運用社會有機體思想,多角度、全方位地研究史前時期的社會變化

          社會有機體思想最早源于空想社會主義思想家圣西門。法國哲學家、社會學之父孔德以及英國哲學家斯賓塞借鑒達爾文的理論,提出社會機體與生物機體一樣,由營養系統、循環系統、調節系統等系統組織構成,家庭是社會的細胞,階級或種族是社會的組織,城市和社區是社會的器官,各項組織各司其職、相互協調,使社會成為一個穩定的整體。社會有機體思想符合辯證唯物主義用聯系的觀點分析問題的方法論,在歷史唯物主義中占有重要地位。

          馬克思在“社會生活的本質是實踐”的基礎上提出,社會有機體是囊括全部社會生活及其關系的總體范疇,即人類生活是以生產方式為基礎的各種社會關系同時存在而又相互依存所構成的整體。社會是表示這些個人彼此發生的那些聯系和關系的總和,包括經濟關系、政治關系、思想關系、血緣關系、倫理關系等。各種因素按照特定的方式組合起來,形成一種固定的關系,表現出一定的秩序,從而使社會成為一個具有內在統一性的整體。

          社會有機體的思想是我們全面理解社會的內部結構、發展變化機制和運行規律的前提,對于我們通過考古資料研究古代社會、開展文明起源形成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20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中華文明起源研究中,受國外學術界判斷進入文明社會三要素(冶金術、文字和城市)觀點的影響,相關研究往往把三種要素區分開來,分別追溯各個要素的起源當作文明起源研究的主要內容,研究文明起源就是追溯最早的文字符號、最早生產的小件銅器工具或武器、最早的城堡出現在何時何地。這種做法人為地割裂了文明的各個組成部分,把本來屬于一個文明整體的各個組成部分看成似乎互不相干的個體。

          我們在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中,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社會整體觀,把社會看作一個有機的整體,把各個方面都作為社會整體的一個組成部分,堅持多角度、全方位地開展研究,即從政治、經濟、文化與社會的方方面面對文明起源形成發展進行考察,尤其注重各個方面之間的聯系與相互作用。

          社會整體觀的運用,還體現在研究視野的拓展,即運用全球史理念開展研究。就是把世界的人類文明看成一個整體,中華文明和其他文明都是這一整體的重要組成部分,把中華文明起源形成與發展放在全球的范圍中去考察。一是注意考察中華文明與境外其他文明之間的聯系與互動,彼此對文化因素的吸收與借鑒。二是注意人類文明中不同古老文明的特點和發展道路的比較。通過不同文明之間異同的研究,探討人類文明演進的不同道路,并探索內在規律。同理,研究我國某一區域的文明化進程,也要把它放在中國的范圍,從全國的視野、從該區域的文明化進程在中華文明演進過程中的位置和作用去考察。

          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物質決定精神的基本原理,把對生產力的全面考察作為研究文明起源的重要內容,究明中華文明起源形成發展的物質基礎

          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指出,每一歷史時代主要的經濟生產方式與交換方式及其所必然決定的社會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智慧的歷史所賴以確立的基礎,并且只有從這一基礎出發,這一歷史才能得到說明。恩格斯還說過:“根據唯物史觀,歷史過程的決定因素歸根到底是現實生活的生產和再生產。”

          進入21世紀之前,對中華文明起源的研究除了對冶金術的產生進行追溯之外,極少對生產力發展狀況進行詳盡的考察。因此,對文明起源的物質基礎以及與生產關系變化的關系缺乏基于系統研究得出的認識。在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啟動之初,我們就把對文明起源和形成階段生產力的發展狀況作為一個十分重要的方面,設置了生業與技術的課題,分別對公元前3500年到1500年期間各個地區農業、家畜飼養和手工業的發展狀況進行研究。對農業的考察不僅僅是究明各地區的主要農作物的種類,而且對各種農作物和家畜所占比例及其發展變化進行研究;對手工業的考察不僅包括對冶銅、琢玉、制陶、髹漆等工藝技術的研究,還注意考察這些高技術含量手工業被王權控制的過程。通過上述研究,對中華文明起源和形成過程中生產力的發展狀況有了較為全面的把握。研究表明,公元前4000年前后,長江和黃河流域等地的農業取得了顯著的發展,包括高產農作物的引進、新的農具和耕作技術的出現等。正是由于長江和黃河流域農業生產的發展、人口的增加,為這些地區社會分工與分化奠定了物質基礎。

          運用歷史唯物主義原理,把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的發展變化作為文明探源研究的重點

          根據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生產關系對生產力、上層建筑對經濟基礎又有反作用。恩格斯指出,政治、法律、哲學、宗教、文學、藝術等的發展是以經濟發展為基礎的。但是,它們又都互相影響并對經濟基礎發生影響。并不是只有經濟狀況才是原因,才是積極的,而其余一切都不過是消極的結果。基于這一原理,我們在探源工程中,把對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的研究作為重要內容,并注意研究在生產力發展的基礎上生產關系的變化,社會的分工和分化的出現,階層分化到階級的形成,權力的出現與強化到國家的產生,經濟基礎導致上層建筑的變化,以及區域文明信仰體系的形成等。研究結果表明,在距今6000年到5000多年期間,各地區出現了面積在數十萬乃至百萬平方米的大型聚落,說明隨著各地區農業的發展,人口規模顯著增加,并出現了人口的集中,形成了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都邑。這一時期,出現了制作精致的玉器和陶器,這些制品顯然不是家家戶戶都可以生產的,說明手工業取得了顯著進步,并且某些高技術含量手工業生產可能出現專業化(專業工匠家族世代傳承)。這一時期,出現規模大、隨葬品豐富的大型墓葬。墓葬中隨葬的貴重物品不見于中小型墓葬,暗示這些珍貴物品可能已經成為標志持有者身份的“禮器”。而這些禮器的生產和使用已被權貴階層掌控。這些“禮器”中,既有武器類,還有用于祭祀的用具。祭祀用品的出現,表明此時期原始宗教信仰得到發展,它們在大型墓葬中隨葬,表明祭祀神靈的權力也被權貴掌控,而這又成為權貴階層加強其對社會掌控的重要手段。這就完全符合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對生產力和經濟基礎具有反作用的原理。

          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研究社會底層民眾的社會地位變化及他們與統治階級的關系

          以往研究文明起源形成發展的重點往往都在社會頂層,即王和官僚機構,忽視對社會一般民眾的生產生活及其在文明演進中作用的研究。在探源工程中,我們提出“多層次”地研究社會的思路,既注重對社會頂層的研究,也注意社會中下層階層的研究。具體而言,我們不僅僅研究都城和區域性中心,還注重對一般聚落的考察。如對良渚古城附近的良渚村落玉架山遺址的發掘,可知該村落由分成幾個單元的建筑區和墓地構成,可以看出一個基層村落內也有社會地位的高低和保有財富的差別;在良渚古城附近的茅山遺址,由居住區、墓地、水田區等構成,可以了解當時社會基層民眾的生產生活情景。我們還對多個都邑性遺址的手工業作坊及其周圍居住址進行發掘與研究,考察手工工匠的生產生活情景。通過這些社會基層遺址的發掘與研究,使我們得以立體地了解當時社會的面貌,得以了解王權和國家的基層社會基礎。

          運用階級分析的方法,研究文明起源到形成過程中社會的階層分化

          研究文明社會從哪里入手?不同學者根據對文明產生原因的不同理解而采用不同的研究路徑。認為戰爭導致文明產生的,注重考察戰爭的出現和激化及其對王權產生的作用;主張貿易的發展導致文明出現的,注重考察不同地區之間貿易的發展狀況;主張灌溉系統的建設導致文明產生的,注重考察灌溉系統的出現與發展及其對促進文明產生的作用;主張神權導致文明產生的,注重考察信仰和祭祀的發展狀況。

          探源工程秉持馬克思主義階級分析的觀點,從社會出現貧富貴賤的分化入手,作為文明起源開始的標志。從不同階層地位的變化來考察文明演進的過程。可以看出,隨著社會的發展,社會分化愈演愈烈,權貴階層掌握的財富越來越多,掌握的權力越來越大,而社會基層的民眾則無論從財富還是權利的角度都是每況愈下,淪落到被統治、被奴役的境地。因為他們可能還是權貴階層乃至是王的“族人”,所以一些學者否認當時已經出現了階級、進入了階級社會,但運用階級分析的方法就可以透過親族關系的表象,看到存在的統治與被統治、剝削與被剝削的關系實質。歷史唯物主義階級分析的方法,確實是我們分析社會的鑰匙,可以撥開迷霧,清晰地認識文明社會的狀況。

          運用辯證唯物主義的原理和方法開展中華文明探源研究

          在探源工程中,我們運用辯證唯物主義關于事物都是相互聯系的、不斷發展變化的觀點,把文明起源、形成與早期發展作為一個連續發展的過程(我們稱之為“文明化進程”)進行動態考察,從總體上和長時段進行考察和把握,注意將發展的連續性和階段性研究相結合,既注重文明起源、形成和發展變化的過程,又注重考察階段性變化。

          在文明化進程的研究中,我們運用量變質變規律,考察文明起源階段文明因素量的積累,到文明社會質的變化。把距今8000年左右各地的史前社會開始出現貧富貴賤分化的端倪作為各地文明起源的起點,把社會分化的發展、權力的強化過程作為研究社會變化的重點,研究史前社會從文明因素量的積累即社會分工和分化、權貴階層的出現,到質的變化——王權和國家的出現,進入文明社會的過程。在此基礎上,總結中國史前社會從文明起源,到古國文明的形成,再到以夏王朝的建立為標志進入王國文明階段,最后,以秦王朝的建立為標志進入中央集權的大一統國家的發展變化過程。

          注重探討導致文明發展變化過程的內因與外因。探源工程不僅探討中華文明是如何起源、形成和發展的,而且還致力于探討中華文明為何會經歷這樣的過程,多元一體的中華文明為何會形成以中原地區為核心、為引領的歷史發展趨勢。既要探討“過程”,又要探討“原因”“動力”。為達到此目的,我們與近20個大的自然科學學科聯合攻關,對各個區域文明的起源、形成和早期發展的環境背景、生業基礎、珍貴資源的獲取與掌控、各個區域之間的交流互鑒及其產生的作用開展多學科綜合研究,對中華文明起源的原因與動力等有了較為系統的認識。

          依據歷史唯物主義的原理和中國考古材料,提出判斷進入文明社會標準的中國方案

          國際學術界曾依據兩河流域文明和古埃及文明的特征,概括出文字、冶金術和城市為文明社會的標準,稱之為“文明三要素”。如果依據這樣的標準,中華文明只能從以殷墟為首都的商代晚期算起,只有3300年的歷史。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對人類創造的有益的理論觀點和學術成果,我們應該吸收借鑒,但不能把一種理論觀點和學術成果當成‘唯一準則’,不能企圖用一種模式來改造整個世界,否則就容易滑入機械論的泥坑。一些理論觀點和學術成果可以用來說明一些國家和民族的發展歷程,在一定地域和歷史文化中具有合理性,但如果硬要把它們套在各國各民族頭上、用它們來對人類生活進行格式化,并以此為裁判,那就是荒謬的了。對國外的理論、概念、話語、方法,要有分析、有鑒別,適用的就拿來用,不適用的就不要生搬硬套。”“要推出具有獨創性的研究成果,就要從我國實際出發,堅持實踐的觀點、歷史的觀點、辯證的觀點、發展的觀點,在實踐中認識真理、檢驗真理、發展真理。”

          探源工程通過對世界其他原生文明的研究可知,世界幾大原生文明并非都符合這“三要素”,如中美洲的瑪雅文明沒有冶金術,南美洲的印加文明未使用文字,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帕文明印章上的圖案也未被認可為文字。由此可見,“三要素”并非絕對標準。我們有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有歷史文獻和古史傳說為參考,有百年考古獲得的極為豐富的考古材料,理應努力提出符合中國實際、判斷進入文明社會的標準。根據恩格斯關于“國家是文明社會的概括”的觀點,探源研究提出進入文明社會標準:一是生產發展,人口增加,出現城市;二是社會分工,階層分化,出現階級;三是出現王權和國家。

          具體而言,主要表現為:農業發展,人口增加,形成區域中心并逐步發展為早期城市。制作玉器、綠松石器、精致陶器、漆器等具有高技術含量的手工業專業化,并為權貴階層控制。出現了脫離勞動、專門管理社會事務的階層,社會出現嚴重的貧富貴賤分化,形成了不同的階級。出現了掌握軍事指揮權與信仰祭祀權的王者,以及為王營建的都邑、王居住的宮殿、埋葬王和權貴階層的高等級墓葬。出現彰顯權貴階層身份的禮器和禮制。戰爭和暴力成為社會常態,出現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的剝削和奴役的現象,貴族墓中出現人殉,或用人為宮殿奠基。形成由王控制的、血緣與地緣關系結合、依靠社會規范和暴力進行管理的區域政體——早期國家。

          上述文明標準是從浙江良渚、山西陶寺、陜西石峁等都邑性遺址的考古發現中提煉出來的。放眼世界,可以發現,它們也基本符合其他原生文明。不同的文明雖然在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方面各有特色,但在出現王權和國家這一制度文明方面是共同的,只是各地彰顯王權的方式和國家形態各不相同。在中國,彰顯方式如精美的玉禮器、青銅禮器、規模巨大的土木宮殿、模仿地上建筑的墓葬等;在兩河流域和古埃及,則用黃金、寶石、宏偉的石砌神廟、金字塔和大型墓室來表現。

          探源工程二十年的實踐證明:馬克思主義確實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是指導我們從事研究的法寶,也是中國哲學社會科學須臾不可或缺的指南。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去解決實際研究遇到的問題,就會得到科學的、經得起檢驗的認識。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工程取得的成果還是初步的和階段性的,還有許多歷史之謎等待破解,還有許多重大問題需要通過實證和研究達成共識。這是對我們考古工作者的鼓舞與鞭策,我們將繼續為此奮斗,努力建設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更好認識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文化自信提供堅強支撐。

          (作者:王巍,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河南大學特聘教授)

          [責任編輯:王馳]
          日本无吗